卡诺

您好,这里卡诺/oko。最近刚开始写文还请各位多指教。(lof也是最近才开始发帖x)

卡吹,主雷卡/嘉瑞嘉/瑞金。杂食。
不定期也会更一些图啊什么的。
对雷卡的现代pa气的把握还不是很准、…主混语c,如果可以的话非常欢迎来交流。

来一张恶魔幼雷混更。(…)
其实和之前那个卡米尔算是一套的。因为这次只有一张雷就不打雷卡tag了x

【雷卡/69fo点文活动】(占tag歉)


啊啊…没截到69超遗憾、(…)
cp向就是雷卡!题梗不限能开车的就好!(虽然我能写好的梗有限x)

点梗的话请各位小天使评论or私信吧——。

【雷卡/关于点r🚗预告】(占tag歉)


大概是个预告,等到69fo之后想搞个点car活动(…)。
emotion ∩的话四章由于卡文迟更非常抱歉…umm,早的话大概也是明天才会更了、

最后,点梗评论or私信都可以——。非常欢迎各位有脑洞的小天使们来和我私信啊扩列或者评论建议也好qvqqq(人话:交流交流对雷卡的爱q)!

【雷卡/预告】belief in devil(血契恶魔雷x死神教父卡米尔)

*非常莫名其妙的一个小前言,意识流请注意。



-00 楔子

请救救我…主。

夜半钟声敲响。
清冷月色透过大开的窗户映射在略显苍白的面容上,微风随之悄然而入,拂动了黑色长袍的下摆。平静而透彻的湛蓝色眸子,仿佛倒映着夜空中的点点星辰,却缺少了些生气。

——你是谁?

宛若一声轻叹。

“…我是使人平等的死神。”
“也应是你最不想见到的人。”



“……那你能否将我救赎?”

黑色的羽翼张开。像是戏谑,玩味般勾起的唇缝里泄出一丝哼笑。颊侧略显稚气的轮廓勾勒出苍白如纸的面庞,几近虚幻般的躯体似是下一秒就要消散于稀薄的空气之中,唯有灵动的眼瞳在暗中闪着点点的光。
其中与年轻外表毫不相符的冷漠色彩转瞬即逝,自晦暗的紫色眸底生出一抹百感交集的复杂情愫,随即便被那份席卷而来的嚣张跋扈所取而代之。

像是自问自答。

“也罢。”





*不出意外的话十一期间应会正式开更,大概还会搞个连更活动之类的?(前提是我不卡文x)

*中世纪半架空paro、时间设定为女巫狩猎末期。涉及的部分历史仅属于取材,本人并不熟悉(…)

*年龄操作有。雷狮外表年龄16,卡米尔19。(算是半个年下x年上吧?)

*该篇私设较多,ooc可能有。不能接受请注意避雷,不喜勿喷。

*假装写得很清楚的部分背景x(正文中也将会提及):

雷狮是原亡灵转化为的血契恶魔,通过欲望狩猎吞噬对方的灵魂、心智、相貌,乃至一切的一切。
其中血契恶魔多数诞生于死神一时的疏忽错误,他们的时间停止在了死亡的那一刻。为了继而存在于世,不得安息的亡灵只得吞噬其他灵魂。
但其中与亡灵不同的是,血契恶魔可以在某些特定条件下实体化。

卡米尔是死神教父——多由当时天生具有通灵能力的男性来担任。他们将暗中与当地教皇和阴界签订一份极其古老的工作契约,其人间任职为教父。

作为阴阳界交接的一位媒介人,他的血液能够凝结成收割灵魂的利刃,他的双眼可以窥到幽魂;同时他也具有相比一般人要更为强健的体魄。

介于灵魂收纳的工作是按照国家地域进行各部分划分管理,因此虽然称呼有所不同,但每个国家皆需有一人担任此职。

*具体身世和身份设定由于涉及剧透,将会在之后作补充。

*由于是本人第一次创作中世纪以及神魔类相关文章,如有bug还望见谅。



er、前两张大概是教父卡很垃圾很垃圾的迷之画风手绘(…)最后附上一张更为垃圾的极度草稿流指绘卡x,大概在十一拿到板子后才会完善了。well,画技不精,不喜勿喷、还请多指教了…(感觉会是掉fo现场x)

求lof待我好点…

感受到了发car的痛、
我感觉我写一条一天补了不下十次的档,真是快赶上劳模了,心累。痛哭流涕泪流满面。(…)

【雷卡/哨向】emotion ∩

*关于雷卡emotion ∩ 03话再次被和谐的补档。

*啊啊…、如果可以的话请各位行行好,不要举报我。(已经被和谐五六次了x)

*长图流。新人首车,可能有ooc还请注意。(←纠结半天还是开了x)

*链接请见评论。还是上车请滴卡or点小红心——!感谢各位配合!!有什么看起来不大顺眼的地方尽管小窗我x♪( ´▽`)

不知为何就想截图纪念一下。(…)
我对2333这串数字还真是谜一样的执着呢x



我就,突然发个神经。(…)

【雷卡/30fo点文】蛀牙患者的专供甜品

*题梗正如标题,卡米尔吃糖多了长蛀牙。我起名废了(…)

*短篇。小甜饼。有kiss情节,R15?

*帕/佩出没。可能有点ooc?

*点梗来自@初满l 




——以下正文。





“…卡米尔。”

“围巾,拉下来。”


“……”

卡米尔顿时身体一僵,随即认命般地把颊边红色的领巾往下扯了扯。
原本纤瘦的侧颊微微肿胀起来,形成了一个尚不明显的弧度,其中酸麻感夹杂着细微但刁钻的阵痛令卡米尔不由得蹙了眉头。

雷狮暗紫色的眼瞳在那一霎那间便定格在卡米尔的身上。
几乎是在同时,跟在一旁的帕洛斯与佩利各自发出几声讶异的叹谓。

“——…长蛀牙了?”
“啊——…?”

疼痛导致卡米尔一时不能开口说话。
作为回应,他只是默然地点了点头。

雷狮的脸明显冷了下来,眸底的幽紫色也进而暗淡了几分。他有点粗暴地把手里特典蛋糕的盒子肆意往桌上一撂,好似一幅轻描淡写的模样向不远处的小军师下达着残酷的命令。


“…在蛀牙好起来之前。一切甜食禁止。”


雷狮瞄了一眼卡米尔那张常年隐于帽檐之下的扑克脸,上面难得泛起了些许为难的神色。

…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雷狮在心里默默勾起了个狡黠的弧度。

他立即对不相关者下了逐客令。

“帕洛斯,佩利。这里已经没你们的事了。”


“什么,今天不打架了吗——…!喂,帕洛斯!”

“…难道你想要抗命吗?蠢汪君。”


待确认帕洛斯已经带着佩利远去之后,雷狮用指腹轻轻挑开了蛋糕盒上装饰着的红丝带,奶油混合着巧克力的香气在封闭的室内弥漫开来。

立在桌前的卡米尔似是终于自痛感中觉察到了逐步恶化的事态,但他已然无路可逃,只得抿紧唇线继而隐忍。

雷狮愉悦地看着卡米尔越发铁青的脸——以及默默攥紧围巾角的手指。

他恶趣味地用塑料叉子戳起了一大块切好的糕点,像是一种展示,拎着叉柄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
然后,放进了自己嘴里。

“——…”

卡米尔张了张口似是要反驳,但由于难耐的痛楚,他又无声地把嘴闭上了。

“……卡米尔。”

雷狮打量着卡米尔憋屈的模样,强压住胸中想笑的欲望,使得语毕的尾音有些发颤。
他单手撑着桌面,指尖掀起了惊异之人额前压得极低的帽檐。

望见那由于惊讶而微启的双唇,雷狮将自己的一并贴了上去。

突如其来的吻令卡米尔措手不及,他感觉自己的面颊变得越发滚烫,体温也在逐渐升高。然而为了避开那道锐利的紫色目光,卡米尔连忙闭上了眼睛。

在交换唾 液的过程中,雷狮满意地在体态僵硬的人口中搜刮了个干净,甜腻的味道很快便在二人的唇齿间扩散开来。

正当卡米尔意识即将放空的时候,雷狮终于松开了他——并在空中牵出一条长长的银丝。

“介于刚才隐忍的表现不错,这是奖励。”

当他看到卡米尔慌乱地拿着围巾试图遮掩自己脸上的红晕时,雷狮转而又想了想,随后在句尾处补上了后半部分。


“…多谢款待。”



-Fin

3、30fo我是不是该表示一下…(占tag歉)

其实就是点文——。那个,cp向的话请看简介?刚刚开始写文,能写好的梗比较有限x不过我会努力让大家满意的!!!!
往后的话大概主页会雷卡篇幅居多。

评论区请——。(…)

【雷卡/哨向】emotion ∩(哨兵雷x向导卡)


上篇地址:-01 http://kano229.lofter.com/post/1d740e5f_111bb8d9

*丹尼尔上线。有部分霸凌描写请注意。
*大概周更这个事。x
没想到第一章竟然有那么多人喜欢、…啊啊,对于我来说70+热度的确算是多了(…),受宠若惊。
总而言之非常感谢大家喜欢,第二章也请各位多指教了——。

-02

那已是几日前的事了。

校内午休时间。银灰色的铜墙铁壁上没有窗户,犹如几道牢笼般的枷锁。封闭式的走廊之中几近寂静无声,唯有阴暗的角落传来肢体碰撞的钝响。

…来者不善。

卡米尔的领子兀地被拎起,衬衫的硬质领子勒得他的后脖子一阵生疼,但寡淡的面容上却没有丝毫波动。似是对于卡米尔不冷不热的消极态度格外恼火,眼前比卡米尔高出半头的少年面部表情越发狰狞了。

“……”
卡米尔仅是淡泊地扫视而过他的暴劣行径,然而这一举动无疑也同时引来了不远处另两位的不满。

——卡米尔被抵到了墙上。
后脑勺不可避免地磕上坚硬的墙壁,震荡般的钝痛顿时蔓延开来,另侧的膝盖变本加厉地碾上了他的小臂。双面夹击牵动了他前几日烙下的淤青,钻心般的尖锐痛楚夹杂着耳鸣使得卡米尔不禁有些两眼发花,由于不可抗力,他抿紧了有些泛白的唇线。
只是眼底的一片蔚蓝色依旧没有任何波动。

不远处吱呀作响的门板兀地打破了被静默包裹着的僵局,使得卡米尔猛然间想起了什么。

…今天好像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喂喂…”
“上校办公室的门开了啊…!”

在由于阵脚被打乱而失去场面主控权的施暴者甩到地上的瞬间,卡米尔清晰地自那两双瞪视着他的眼晴中望见了由愤恨嘲讽到畏惧又不甘的转变,以极快的速度化成几重人影从他面前消逝而过。

“……”

——…他同时也在余光里看到丹尼尔在示意他过去。

忍耐伤痛对于贫民窟出身的卡米尔来讲并不算什么。
他起身看似轻松地掸了掸衣服下摆上的灰。

“请进吧。”
听闻室内传来允准的信号,卡米尔这才缓步而入上校丹尼尔的办公室,小巧的低跟皮鞋在瓷砖上轻声拖沓出了几声脆响。出于基本礼仪,他虚弱地将身后半掩着的门扉重新关上。
“…非常感谢您,丹尼尔先生。”

“不客气,请随便坐好了。”
借着双方互相寒暄的空档,卡米尔的目光一扫而过红木桌上文件的大标题,蔚蓝色的双眸顿时深邃了几分。

项目UNIG-N47。

丹尼尔似是毫不介怀卡米尔对于桌面档案的窥视,他正大方地将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递与卡米尔手中。借此,卡米尔方能更清晰地看到丹尼尔的手掌刚才掩住的地方——那是他自己的相片。
“…倒不如说我应当道歉才是,毕竟我也没能及时阻止你们。”

实验体UNIG-N47。
…这正是卡米尔身为塔内实验品的番号。

上校办公室的整体装修风格十分简洁。卡米尔环顾了一下办公室四周的环境摆设,他很快便发现了盘踞于墙根处的小型长沙发。
“以方才的态势来看…你还没觉醒精神体吗?”

…这才是丹尼尔找他的根本目的吧。

“的确。你的觉醒本身就比同龄人要更早…关于这个我们会想办法的。药有在坚持着吗?”

“……”
卡米尔轻轻颔了颔首,与其和观察力格外敏锐的上校一并打交道,他更倾向于选择在此刻保持缄默地听取。

“…很好。这是你的病假假条,先去二层医务室看看吧。”
“至于另外一位同学…我们会尽量妥善处置的。”

卡米尔内心深知此事将会不了了之——身份上的差距过于苛刻了。

同雷狮一样,卡米尔尽可能地不想抽身去沾染这些人情世故。

但他在表面上仍没表露出任何不信任抑或是不满的成分,他放平语气,只是淡淡地回应着那些如同虚设的话语。
“……好,谢谢您。”

这样就好…




逸今为止,卡米尔已经整整一天都没看到雷狮了。

“……”
“……卡米尔?”
在望着卡米尔发怔似的盯着右侧的墙壁发呆已然过去半分钟之后,金终于还是忍不住轻声唤了唤卡米尔的名字——攀附在金肩头的大灵猫也冲着卡米尔摇了摇它黑白相间的尾巴。

“…………啊,谢谢。”
卡米尔眨了下眼,随即便回应了金。他将方才被指间捂热的铁质勺柄摆回白色餐盘的旁侧,起身离席,微微欠身以表歉意。
“…我突然想起我还有内务没整理完,就先回寝室了。”

学员在午休时间内需回各自的房间进行休息,其中卡米尔的房间尚远——需穿过一段常年无人的教学区走廊,于是就被霸凌们逮到了空子。

“不客气,卡米尔…那个、还是咱们一块走吧。”

金是新兵年级中少有的知情人。

正因为如此,他不由得有点担忧友人卡米尔的情况。但又因为不愿再度提起卡米尔不快的回忆,他终是瘪了瘪嘴硬是佯装出一副委屈样,然而那糟糕到极点的演技却把卡米尔给逗乐了。

“…谢谢,不过我自己可以解决的。”

卡米尔觉得事情很是奇怪。

——正如他一天都没有看到雷狮,
他也整天都没有看到那三个人了。

像是想要消除这份从心底油然而生的不安似的,卡米尔一边在心里做着最坏的打算,一边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不料却在必经之路上与当事人撞了个正着。

雷狮正双手抱着臂立在卡米尔寝室的房门前,似是早就发现了人的到来,他尖锐的视线直盯着卡米尔。

有时候,明明应该提出质问的人应是自己,而雷狮反而会提前找上门来。
这种思维模式被看穿般的不悦感在卡米尔胸中掀起一阵躁动不定的狂澜,他的眉间蹙起些许微不可察的褶皱,往日淡然的语气中不可遏制地染上了几分迫切的情愫。
“…………大哥,您”

“…那些没骨气的家伙们很快就招供了,”
“他们不会再有胆子跑来骚扰你。”
字音未落,雷狮便出言打断了卡米尔。
一丝转瞬即逝的暴虐闪现而过那双幽紫色的眼眸之中,他嗤笑一声,自然上扬的唇角夹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嘲弄意味。

“我不插手…全权交给你来办又是要等到猴年马月。”

…我说过可以自己解决的。

卡米尔方才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一时凝噎在胸腔内部,他语调一顿,但继而又不肯罢休似的迅速补上后半句。
“……但是您理应知道他们的后台…”

“所以你就打算一直隐忍下去么…也不和我说?”

“……”
卡米尔低垂着头将唇线抿得更紧,帽檐阴影的遮盖下,纠结的神色已然浮上了稚气面容。他终是挣扎着把最后尚未吐出的几字咽入喉中。

……可这将会对您不利。

“嗤…卡米尔”
雷狮扬了扬下巴,好似是看穿了卡米尔的心思。那噙着张狂意味的深色眸底仿佛倒映着星辰大海,其中阴晴不定的澎湃波涛似是以不容违抗之势自正面袭来。

“…我雷狮,有怕过谁。”

一瞬间,卡米尔仿佛感觉自己的视野要被那份耀眼的光芒所灼伤。
像是一种心理慰藉,他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睛,任由刺骨的寒意包裹住全身。

“…是。”

-tbc